【勞動報】善啃敢啃“硬骨頭”的野戰隊長

華東送變電公司機施分公司架線隊長王德春速寫
發布日期: 2015-02-06 信息來源: 外聯部

 

2014 年11月20日,川藏電力聯網工程正式投運。那天,巴塘、理塘、鄉城等甘孜南部以及西藏自治區東部昌都地區的145萬藏區群衆開始有了電量更充沛穩定的“大電網”。
那天,受惠的居民們高聲歡呼,有些漢族群衆還放起了鞭炮。
與此同時,相隔數千裏之外的華東送變電工程公司機施分公司架線隊隊長王德春也和一批職工擊掌歡呼。
這條線路凝結著他們的汗水和心血……
哪裏艱苦他到哪裏
2014 年5月30日,在公司蕪湖駐地,王德春接到了參與川藏電力聯網工程建設的指令,他當即帶領20多先頭人馬,開著工程車、牽引車直奔昌都。
一山又一山,一彎又一彎,一路顛簸,一路風塵……6月2日傍晚,20多人趕到了青海瑪多縣。王德春急忙張羅吃飯,可此時高原反應已經顯現,大家頭疼得飯也不吃,話也不想說,一個個倒在床上,那情形真就兩個字“苦逼”。王德春急忙買了氧氣來緩解,但第二天到達玉樹時,仍然有2人病倒了。
艱苦的日子還在後面!
在藏區進行放線工作時,天氣反複無常,晴雨不定。一下雨,本不平整的路面變得更加泥濘濕滑,放線設備的運送成了難題。爲了不影響進度,在高原缺氧的情況下,王德春和隊員們忽略身體的不適,花了一整晚的時間才把設備從一座山上運到另一座山上。
川藏聯網工程最後兩檔放線工程跨越無人區,一到了晚上,氣溫驟降。因用的還是零號柴油,遇到這麽冷的氣候,發動機就發不起來。王德春左思右想拿出妙招:給設備穿上“防凍衣”,一層層棉被蓋在了設備上,當溫度降到零下10度左右時,他又在設備上架起了棚子,在裏面生起爐火,保證設備不因冷凍出故障。他還和隊員們輪流值班,防止火星飛出,引發火災。
這法子還真管用,機器又開始轟鳴起來,隨著聲響,王德春懸著的心又放了下來,夜裏沒怎麽睡的他,又開始指揮放線工作。
隊長又成了好廚師
藏區人煙稀少,氣候惡劣,藏區副食品品種單調。作爲隊長的王德春不但爲工程操心,也爲職工的膳食忙碌。
王德春有一手好廚藝,在藏區派上了大用場。
由于項目部不在昌都縣城,每隔三四天,王德春會親自開車去六十多公裏外的昌都縣城采購食材。說是采購,其實就是在一個很小的集市上精打細算的買菜。巧婦難爲無米之炊,在這個轉一圈都挑不出什麽的小市場裏,能買到的蔬菜種類實在有限,爲了讓大家吃得好一點,營養跟的上,王德春挖空心思研究起了食物搭配。他要求每頓3—4個菜,爲保新鮮,先燒不耐放的綠葉蔬菜,後煮土豆、白菜、洋蔥,每頓還盡量保證有一個葷菜給大家打打牙祭,紅燒牛肉、肉圓子、蘿蔔炖排骨已然成爲王氏招牌菜,廣受好評。
看著大家吃得開心,王德春就會樂呵呵的笑。
爭分奪秒來放線
高原空氣稀薄,多數人都會不適應,每天都要吸點氧氣來緩解一下高原反應。但在藏區的112天中,王德春卻從來沒有吸過一次氧。你說他是因爲粗心,可是他卻經常提醒身邊的工友每天吸點氧,還不忘叮咛道,你不知道高原缺氧對大腦的損傷是永久的嗎,趕快去吸氧!  你說他有金剛不壞之身,不是!他頭疼起來只能靠吃止疼片來緩解。爲了不讓家人、隊友擔心,不耽誤放線進度,他一直瞞著隊友,瞞著家人。每當有人關心他,用他的原話反問他爲什麽不吸氧時,他總是什麽也不說,低頭笑笑,繼續研究放線去了。
體檢時王德春被發現大腦出現損傷。
其實抽出10分鍾的時間來安安靜靜的吸點氧,也不爲過,可王德春的時間實在太精貴,他更願意把這時間放在檢查設備和現場放線上。
經過112天奮戰,王德春高效優質完成了任務。但他還沒歇口氣,新的任務又來了,公司內蒙古科爾沁項目部經理點名王德春的架線隊去助戰。
“王隊長這麽辛苦!在藏區112天,忙得連吸口氧氣的時間都沒有,現在剛完工,就不能讓他歇歇?!”有職工發牢騷。
但那項目經理歎苦經:“我這裏工期緊得要命,工程進度已經是所有施工隊伍中的最後一名……”
王德春二話不說拉上隊伍就趕往內蒙古。
王德春果然不一樣,一番測量、考量後,他的架線方案出台了,運用這個方案,加上王德春自創的一套獨門放線工藝,原本施工進度最後一名變成了第一名。
這樣的從倒數第一轉爲第一,在王德春不是唯一。在疆電外送工程中,他帶領的放線隊進入項目部時,面對的也是全線最後一名的落後狀況,但他調整好設備,設計好方案,合理安排人員,從最後一名迎頭趕上,最終排名全線第一。
只能心系遠方的家
從1986年部隊轉業進入華送公司,王德春在架線崗位上幹了近30年了。這些年來,轉戰天南海北,能給與家人的,總是幾句口頭上的問候。
至今王德春說到兩件事,就會很難過。
一是兒子結婚。因爲忙,他只是在兒子結婚的當日,參加了婚禮,隨後就趕回項目工地。  再有就是老丈人過世。
2013 年冬天,王德春參與了500kV樂木線建設。樂木線全長37.2公裏,雙回路,四分列,500導線,分四檔展放。張力場原計劃是布置在山下的,但考慮到鐵塔高差和檔距都很大,不僅要多搭設近一半的跨越架,還不能完全保證導線不落地,再說地面上怪石嶙峋,容易將導線磨斷。于是項目部決定把張力場改設在山上。
那天天剛蒙蒙亮,王德春帶著幾個隊員匆匆上山了。每到一個岔道口,他就下車觀察,看路基是否紮實,哪裏需要加寬,有時候爲了估算便橋的承載力,他毫不猶豫的脫掉鞋子站到冰冷刺骨的溪水裏,有時候又爲了將一個急轉彎道觀察得再全面點,他一個人爬上荊棘叢生的山坡上。
忙碌了一天,晚上准備休息時,王德春接到妻子的電話,告訴他老嶽父進入彌留狀態。  二十幾年來,王德春自己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數,裏裏外外都是靠嶽父嶽母的照顧。特別是有了孩子以後,老婆孩子搬去和嶽父母同住。爲了王德春能夠安心工作,家裏什麽棘手事都不告訴他。幾個月前王德春曾回過家,當時嶽父只是有點咳嗽,以爲感冒了,吃點藥就會好。後來去醫院做了檢查,得知是肺癌。今天情況更糟,陷入了深度昏迷,醫生叫准備後事。  想著這些王德春心裏翻江倒海,嶽父的好在他腦中不斷閃現……深夜,手機再次響起,電話那頭傳來了哭聲,原來嶽父過世了。
王德春決定趕回家爲老嶽父送葬。
王德春撥通妻子的電話說了自己的決定。妻子在電話那頭沈默了一會:“剛才家裏商量過了,你遠在川西大山裏,坐飛機最快也要後天才能到家。還是工作要緊,你就不要回來了。老人的事情我們會辦妥的,你放心吧。”
那晚王德春一個人流了很多眼淚,他對著家鄉蕪湖的方向,恭恭敬敬磕了三個頭。
第二天一早,王德春強忍著悲傷,又忙碌起來……
“放線好,進度快,實力強!”這是各項目部對王德春的評價。于是,王德春常常面臨這樣的狀況:當他還在一個工地進行放線收尾工作時,另外一個項目部的預約電話已經打來,于是他總是還來不及回家歇一歇、就馬不停蹄的帶著設備趕往下一個項目部。
“善啃敢啃“硬骨頭”的野戰隊長!”無數征戰後,王德春獲得了這樣的名頭。(宋長星/文 小傳/圖)
 
1 月26日勞動報8版

 

相關鏈接